澳门太阳集团娱乐场(中国)有限公司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男宠跪在少爷胯间吞吐》最新章节。

夫台湾固海上之荒岛尔,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至于今是赖。顾自海通以来,西为东渐,运会之趋,莫可阻遏。于是而有英人之役,有美船之役,有法军之役,外交兵祸,相逼而来,而旧志不及载也。草泽群雄,后先崛起,朱、林以下,辄启兵戎,喋血山河,籍言恢复,而旧志亦不备载也。续以建省之议,开山抚番,析疆增吏,正经界,筹军防,兴土宜,励教育,纲举目张,百事俱作,而台湾气象一新矣。

旧城汛旧设千总一,兵一百十六,裁存三十五,今设八名。《竹梅吟社击钵吟》四卷新竹陈瑞陔辑。

《海防考》曰:“隋开皇中,尝遣虎贲陈棱略澎湖地。其屿屹立巨浸中,环岛三十有六,如排衙。居民以苫茅为庐舍,推年大者为长,畋渔为业。地宜牧牛羊,散食山谷间,各氂耳为记。棱至抚之,未久而去。”是为中国经略澎湖之始,而亦东入台湾之机也。当是时,宇内既平,南北混一,声灵所布,讫于南蛮。而澎湖地近福建,海道所经,朝发夕至,漳、泉沿海之黎民早已来往,耕渔并耦,不侵不衅,几为熙皞之世。唯是书所言,颇有错谬。

杨文魁字子伟,号逸斋,奉天人。康熙二十三年,以都督佥事任台湾镇总兵。时台方归清,疆域初定,文魁分布营汛,讲求军务,又立义塾,延内地名儒为师,置学田,资膏火,以是来者愈众。始文魁为大学士巴泰所举,及蓝理入觐,上问台湾总兵若何。对曰:“练兵马,兴学校,洁己奉公,兵民相安,每日惟食腐莱。”翌日,上谓巴泰曰:“杨文魁为封疆大臣,惟食腐菜,可谓清矣。”时蓝理奏言台湾屯田,可省兵饷,欲于台兵万人之中,以四千发屯,事下督抚提镇议奏。文魁疏言:“台湾之田皆民业,夺为兵田,已万不可。况兵皆内地调徙,父母妻子,隔海相望,谁肯举家渡海,以事屯田乎?”从之,兵民皆喜。及举军政,被劾者无怨言,而所拔将弁,多至镇帅有声。二十六年,升本旗副都统。兵民念其德,绘像立祠。未至京,擢都统。

吕世宜

台湾县辖七堡:

男宠跪在少爷胯间吞吐台北府领县三:曰淡水,曰新竹,曰宜兰。厅二:曰基隆,曰南雅。

游击一员同治八年裁。右营游击署在台南府治镇北坊,光绪元年裁。

林文察

六年,巡台御史书山、张湄奏建府仓,备荒歉,从之。

侍卫中镇左武卫前镇(与勇卫同)

二十三年春二月,清廷下旨展界。七月,刑部尚书明珠、兵部侍郎蔡毓荣至福州,与靖南王耿继茂、总督祖泽沛集泉州议和,命兴化知府慕天颜赍诏书入台。经不肯接诏,唯阐明珠书曰:“尝闻安民之谓仁,识时之谓知。古来俊杰知天命之有归,信殃民之无益,决策不疑。委身天阙,庆衍黎庶,泽流子孙,名垂青史,常为美谈。阁下通时达变,为世俊杰,比肩前哲,若易易尔。而姓名不通于上国,封爵不出于天朝,浮沈海外,聊且一时,不令有识之士为惋惜耶,今圣天子一旦恻然,念海滨之民,疮痍未复,其有去乡离井,漂流海屿,近者十余年,远者二十余载,骨肉多残,生死茫然,以为均在覆载之中,孰非光复之责。税车闽甸,会同靖藩督抚提督,宣谕宸衷,礼当先之以信。耑遣太常寺卿慕天颜、都督佥事李佺等,闻于左右,阁下桑梓之地,无论圣天子痌瘝在抱,所当仰体不遑。即闽之黄童白叟,大都阁下桑梓之父老子弟,而忍令其长相离散耶?况我国家与人以诚,待人以信,德意咸孚,遐迩毕达。是以车书一统之盛,振古无俦,穷荒绝域,尚不惮重译来朝。阁下人中之杰,反自外于皇仁,此岂有损朝廷哉?但为阁下惜之尔。诚能翻然归命,使海隅变为乐土,流离复其故乡,阁下亦自海外而暨中原,不亦千古之大快,而事机不可再得者乎!我皇上推心置腹,具有玺书,阁下宣读之余,自当仰见圣主至爱之心。佇候德音,临颖神注。”经大会文武,语天颜曰:“本藩岂不能战,因念生灵涂炭,故远处海外,癸卯以来,业已息兵,又何必深求耶?”天颜曰:“朝廷频频招抚,亦怜贵藩忠诚,不忘旧君。若能翻然削发归命,自当藩封,永为柱石。不然,岂少楼船甲兵哉?”经曰:“先王在日,前后招抚,只差剃发两字,本藩岂肯坠先王之志哉。”遣礼官叶亨、刑官柯平报聘,并复书曰:“盖闻麟凤之姿,非藩樊所能囿,英雄之志,岂游说所能移。顷自迁界以来,五省流离,万里丘墟,是以不谷远处海外,建国东宁,庶几寝兵息民,相安无事。而贵国尚未忘情于我,以致沿海之人,流亡失所,心窃憾之。阁下衔命以来,欲为生灵造福,流亡复业,海宇奠安,为德建善。而贵使谆谆以迎敕为辞,事必前定而后可以寡悔,言必先定而后可以践迹。大丈夫相信于心,披肝见胆,磊磊落落,何必游移其说哉。特遣刑官柯平、礼官叶亨等面商妥当。不谷躬承先训,恪守丕基,必不弃先人之业,以图一时之利。唯是生民涂炭,惄焉在怀,倘贵朝果以爱人为心,不谷不难降心以从,尊事大之礼。至通好之后,巡逻兵哨,自当吊回。若夫沿海地方,俱属执事抚绥,非不谷所与焉。不尽之言,俱存敝使口中,唯阁下教之,俾实稽以闻。”议照朝鲜事例,明珠将许,而强令剃发。经不从,于是明珠再以书来,复命天颜偕二使入台。天颜曰:“贵藩遁迹荒居,非可与外国之宾臣者比。”经曰:“朝鲜亦箕子之后,士各有志,未可相强。”乃以书复之曰:“盖闻佳兵不祥之器,其事好还。是以祸福无常倚,强弱无常势。恃德者兴,恃力者亡。曩者思明之役,不谷深悯民生疾苦,暴露兵革,连年不休。故遂会师而退,远绝大海,建国东宁,于版图疆域之外,别立乾坤。自以为休兵息民,可相安于无事矣。不谓阁下犹有意督过之,驱我叛将,再起兵端。岂未闻陈轸蛇足之喻,与养由基善射之说乎?夫苻坚寇晋,力非不强也;隋炀征辽,志非不勇也,此二事者阁下之所明知也。况我之叛将逃卒,为先王抚养者二十余年,今其归贵朝者,非必尽忘旧恩而慕新荣也。不过惮波涛,恋故土,为偷安计尔。阁下所以驱之东侵而不顾者,亦非必以其才能为足恃,心迹为可信也。不过以若辈叵测,姑使前死,胜负无深论尔。今足下待之之意,若辈亦习知之矣。而况大洋之中,昼夜无期,风云变态,波涛不测。阁下两载以来,三举征帆,其劳费得失,既已自知,岂非天意之昭昭者哉。所引夷、齐、田横等事,夷、齐千古高义,未易齿冷;即如田横,不过三齐一匹夫尔,犹知守义不屈。而况不谷世受国恩,躬承先训乎?倘以东宁不受羁縻,则海外列国,如日本、琉球、吕宋、越南,近接浙、粤,岂尽服属。若虞敝哨出没,实缘贵旅临江,不得不遣舟侦逻。至于休兵息民,以免生灵涂炭,仁人之言,敢不佩服。若夫重爵厚禄,永袭藩封,海外孤臣,无心及此。敬披腹言,维祈垂鉴。”又复继茂曰:“捧读华翰,有诚来诚往,延揽英雄之语。虽不能从,然心异之。执事中国英豪,天人合征,金戈铁马之雄,固自有在。而谆谆所言,尚袭游说之后谈,岂犹是不相知者之论乎,东宁偏隅,远在海外,与版图渺不相涉。虽居落部曲,日与为邻,正如张仲坚远绝扶余,以中土让太原公子,执事亦如其意乎?所云贵朝宽仁无比,远者不论,以耳目所闻见言之,如方国安、孙可望,岂非尽忠贵朝者,今皆何在?往事可鉴,足为寒心。执事倘能以延揽英雄,休兵息民为念,即静饬部曲,慰安边陲,羊陆故事,敢不勉承。若夫疆场之事,一彼一此,胜负之数,自有天在。得失难易,执事自知,亦毋庸赘也。”明珠知不可说,遂偕毓英归北,而和议止。十月,丘辉介江胜以达濠归命,经下六官议。永华曰:“招降纳叛,自古已然,况辉能纠众备船,独踞达濠,此亦有为者。今倾心向化,理宜收录,庶足以鼓俊杰之心,而拓邦家之士。”从之,以为义武镇。自是达濠亦听节制。

二十四年。

澎湖厅义冢一在妈宫澳东北,一在尖山乡,一在林投垵,一在西屿,一在瓦硐港,一在网垵澳,又一在北山后紫湾。凡海中漂尸,拾葬于此。

台湾妇女不事纺织,而善刺绣。刺绣之巧,几迈苏、杭,名媛相见,竞夸女红。衣裳裁纫亦多自制,绿窗贫女以此为生,故有家无担石,而纤纤十指,足供饔飧。近唯淡水少女争学歌曲,缠头有锦,而女红废矣。台南妇女尤善造花,或以通草,或以杂彩,一花一叶,鲜艳如生。五都之市,则有售者。

十八份陂在海山堡十八份庄,业户林启泰等筑,今多淤为田。

男宠跪在少爷胯间吞吐初,马尾之败,清廷震怒,褫佩纶,以文华殿大学士左宗棠督师福建。

基隆厅辖四堡:坊里之名,肇于郑氏,其后新辟之地,多谓之堡。堡者聚也,移住之民,合建土堡,以捍灾害,犹城隍也。而澎湖别名为澳。《禹贡》:“九州攸同,四隩既宅。”释文以为隩与澳同,水滨也。是澎人固依水而居者也。里之大者数十村,或分上下,或划东西。商贾错居者谓之街,汉人曰庄,番人曰社,而澎湖亦曰社。庄社之间,各植竹围,险不可越,聚族而居,守望相助。闽人先至,多居近海,粤人后至,乃宅山陬。而闽人之中,漳、泉为巨,以是因缘,每起械斗。交通既辟,情感自孚,比岁以来,其风稍戢。然抚垦虽兴,而番害犹烈,长治之计,在于协和,化行风美,斯为善矣。夫天下大器也,集众人而成家,集众家而成国。国之利害,犹家之利害也,故知爱家者必知爱国。夫无家则不可以住,无国且不可以立,其贱乃降于舆隶,君子伤之。

清人得台,改设府县,调兵分防,以总兵一员驻府治,水师副将一员驻安平。陆路参将二员分驻诸凤,兵八千名,澎湖水师副将一员,兵二千名,皆调自福建各营,三年一换,谓之班兵。康熙六十年,朱一贵之役,全台俱没。及平,廷议以澎湖为海疆重地,欲移总兵于此,而台湾设副将,裁水陆两中营。总兵蓝廷珍以为不可,上书总督满保曰:“若果台镇移澎,则海疆危若累卵,部臣不识海外情形,凭臆妄断,视澎湖太重。不知台之视澎,犹大仓一粟尔。澎湖不过水面一沙堆,山不能长树木,地不能生米粟,人民不足资捍御,形势不足为依据。若一二月舟楫不通,则不待战自毙矣。台湾沃野千里,山海形势,皆非寻常。其地亚于福建一省,论理尚当增兵,易总兵而设提督五营,方足弹压。乃兵不增而反减,又欲调离其帅于二三百里之海中,而以副将处之乎?台湾总兵果易以副将,则水陆相去咫尺,两副将岂能相下?南北二路参将止去副将一阶,岂能俯听调遣?各人自大,不相统属,万一有事,呼应不灵,移误封疆,谁任其咎?澎湖至台虽仅二百余里,顺风扬帆,一日可到。若天时不清,■飓连绵,浃旬累月,莫能飞渡,凡百事宜,鞭长莫及。以澎湖总兵控制台湾,犹执牛尾一毛,欲制全牛,虽有孟贲之力无所用之,何异弃台湾乎?台湾一去,漳、泉先害,闽、浙、江、广俱各寝食不宁,即山左、辽阳皆有边患。廷珍无识,以为此土万不可委去,若遵部议而行,必误封疆。望恕狂瞽,且赐明示。”满保入告,提督姚堂以为言,乃罢议。雍正二年,诏曰:“台湾换班兵丁,戍守海外岩疆,在台支给粮饷,其家口若无力养赡,则戍守必致分心。每月着户给米一斗。唯内地米少,可动支台米,运至厦门,交与地方官,按户给发,务使均沾实惠。”是为眷米之始。五年,诏曰:“台湾防汛兵丁,例由内地派往更换,而该营将弁往往不将勤慎诚实得力之人派往,以是兵丁到台,不遵约束,放肆生事。历来积弊,朕甚患之。嗣后台湾班兵,着该营官挑选派往。如有不法,或经发觉,该营官一并议处。”六年,总兵王郡奏言:“台湾换班兵丁,例由内地派拨,而其中有识字柁工、缭手、斗手、碇手等,向来多系雇募,本地之人冒顶姓名,并非实有兵丁。请照随丁之例,就地招募。”诏以海洋操练水师,柁、缭、斗、碇关系甚重,若不换内地兵丁,而常令彼地之人执司其事,似有末便。应于换班之内,挑选学习,着兵部妥议具奏。初,班兵来台之后,乡里不同,互分气类,故从前分散各处,至是王郡奏请废止,以便训练。不许。诏曰:“驻台兵丁军器,悉系各营自制,是以易于破坏。然将内地精良军器,给与台军,亦非善策。着该督抚于存公项内动支制造,务必坚利精良。至台之日,又着巡视御史会同该镇查验点收,倘有不堪使用者,即据实奏参。”七年,诏以台湾兵丁,每年赏银四万两,以为养赡家口之用。着总督等均匀分派,按期给发,以示朝廷恤兵之意。

于是南至中港,与苗栗邻,北及土牛沟,与淡水界,西滨大海,而东入番山,南北相距八十五里,东西六十五里,泱泱乎大邑也。土壤膏腴,人民殷庶,文学之盛,冠冕北台。而又士重然诺,农勤稼穑,非如淡水之靡丽也。然以山野之间,闽、粤分处,械斗之风,长年不息,且地与番接,馘首相雄,沿山之人亦多习武,此则自然之势也。夫新竹为北台之奥区,群山崒嵂,拱若列屏,巍然而独立者,则雪山也,高至一万一千数百尺。中港香山之溪,皆源自内山,流远而缓。唯入海之处,水浅不足泊巨舟,故航运之利,犹藉淡水。山川钟秀,人物效灵,发扬光大,尚有待于此邦之君子焉。

大水窟陂源出崠顶山下泉,邱、董二氏合筑。

延平克台,就赤嵌城以居,改名安平。永历十八年,嗣王经视澎湖,命筑垒,左右峙各建炮台,烟火相望,以薛进思、戴捷林升守之。十九年,闻施琅疏请伐台,洪旭告曰:“前者荷人失守,恃其炮火,凭其港道,而不防备澎湖,故我先王一鼓而下。夫澎湖为东宁门户,无澎湖是无东宁也。今宜建筑安平炮台,副以炮船,扼鹿耳门,别遣一将镇澎湖,严军固垒,以待其来。”从之。三十六年春,施琅治兵于海,嗣王克塽以刘国轩为正提督,驻澎湖。修治各垒,环设炮城,凌师以守。激战之后,败绩而降。

台湾武官俸薪表(乾隆五十年,据《台湾府志》)

水饷1314两2钱5厘

武口规费2500百两

梔子重瓣者为玉楼春,台南北种之,春季盛开,采以熏茶,子可染色,台北谓之蝉薄。

林春娘淡水大甲中庄人。父光辉业农,为余荣长养媳。荣长年十七,赴鹿港经商,溺死。时舅没姑在,无他子,哭之恸。春娘年十二,未成婚,愿终身奉事,不他适,姑痛稍杀。进饮食,佐理中馈,早作夜息,奉命维谨。已而姑目疾,翳不能视,春娘以舌舐之,焚香虔祷,未半载而愈。顾复患拘挛,侍床褥,躬洗濯,或彻夜不寐。姑劝之息,春娘从之,犹时起省视。姑顾而叹曰:“得妇如此,老身不忧无子也。”及卒,哀毁逾常。家贫,日事纺织,抚族子为嗣。旋没,再立之,娶妇复没,乃偕育幼孙。平居燕处,未尝有疾言厉色,里党之人靡不敬之,道光十三年奉旨旌表。及戴潮春之役,同治元年夏五月初六日,王和尚纠众,攻大甲,断水道。城人无所汲食,汹汹欲走,乃请春娘祷雨。雨随降,众大喜,婴城固守。二十一日,和尚又合何守、戴如川、江有仁等来攻,众可万人,环围数匝,水道复断,城中绝汲数日,春娘复出祷雨。时和尚压城而军,居上风,轰击几不支。忽大雨反风,濠边茅舍发火,众惊溃。义勇开门出击,破之、围始解。当是时,两军相争,以大甲为扼要之地,淡北安危,系于此城,故辄遭围困,而守御益坚。十一月,林日成以众来攻,势张甚。连战旬日,水道屡断。二十六日,春娘三出祷雨,雨降,士气倍奋,国复解。事平,城人礼之如神。三年卒,年八十有六。妇巫氏亦以节称。

眷谷折银1010两8钱8分(每兵年给谷2石4斗,共702名,须1084石8斗,每石折银6钱。)

淡水17,943214,833

澎湖厅岁入表(乾隆二十年,据《台湾府志》)

同治元年春正月,地大震。三月,彰化戴潮春起事,陷县城,兵备道孔昭慈死之。嗣围嘉义,攻大甲,全台俶扰。五月十一日,复大震,坏屋杀人。

护勇4.54.56.5

秋八月。大风碎船。三十二年。三十三年,漳人吴汉生入垦蛤仔难。三十四年。三十五年春正月十三日,府治枋桥头火,雨水沃之不熄。十五夜,真武庙前又火,毁屋百馀。九月,台湾黄教起事,平之。三十六年,诏蠲台湾府属额征供粟一十六万馀石。三十七年秋七月,大水。彗星见。三十八年。三十九年。四十年。四十一年冬十一月,地大震,诸罗尤烈,坏屋杀人。四十二年。四十三年,诏免台、凤二县被水田赋。四十四年。四十五年,诏蠲台湾府属额征供粟。

三官堂在宁南坊,乾隆四十三年建,祀三官。男宠跪在少爷胯间吞吐隆恩陂在海山堡,源出摆接溪,以灌隆恩之田三百十余甲。

右武卫前镇(与勇卫同)右武卫后镇

十七年春正月,以邵友濂任巡抚,新政尽废。设通志局。秋,大嵙崁五指山番乱,讨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辣文小说在线

快餐店

两男一女做

公子醉君

王府蜜事

亦醉

最原始的欲望全文阅读

林洛U

黄色大片

醉哀霄朔

高h耽美

年非年
本页面更新于2022-09-13 19:37

澳门太阳集团娱乐场|澳门太阳集团娱乐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