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娱乐场(中国)有限公司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大团结高义》最新章节。

白素被带上那部大房车时,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你们要带我去那里」

木兰花放弃了他,轮到那胖子。木兰花多年前曾经遭受张言德类似相同的凌辱,面对这次的对待还算好的了。

木兰花对男人的性器开始有股莫名的衝动,几乎要把它全含进口中才罢休,连阴囊、屁股都让木兰花兴奋不已。

木兰花嗲声嗲气的说著并抚摸自已的奶子,冶艷无比、搔首弄姿的走向他们俩。

木兰花的阴道像个圆吸盘,很有弹性的紧束著那阴茎。

木兰花的阴道紧紧的套住沉姓毒梟的阴茎,上下律动著,乳波起伏。

大团结高义木兰花的奶子刚好顶著椅子的扶手,压得雪白的两粒乳房像是被挤压的水袋一样,彷彿快被撑破。

木兰花当然捨不得停下来,伸手就要去抓著那阴茎,张著嘴巴要再吮它,放鬆了夹著的胖子的阴茎,那胖子紧接著把阴茎插进我微张的嘴。木兰花说:「那没什麼。老实说,我还閒和两个男人做爱还不够呢!」

木兰花说:「那??那是??因為精液??男人的精液,是??〝淫药剂〞的解毒方法???它能够中和〝淫药剂〞的药性,转换成為受损身体所需要的养分,并且修补细胞???女性的身体充足的吸取之后便能恢復神智。」

木兰花说:「高潮很舒服吧!妳的的阴道既紧又有弹性!不多见呢!是男人最喜欢的了,好好运用哦!」

木兰花述说完毕之后,白素沉思了起来???事后想想,的确是在经过与男人疯狂的做爱之后,自己能有短时间的恢復意识、理智。

木兰花忍不住低呼一声,毫不思索、反射性地含住张言的肉棒。

木兰花全身倚靠著椅子剧烈的摆动,后面不断传来肉体拍打的声音,痛的木兰花不得以回头望著张言德,以泪汪汪的眼神乞求他能放慢些速度。

木兰花轻嚶一声,仰著头的将身体努力的拱向沉姓毒梟,正好见到另一边那胖子与白素的情形???

木兰花破涕而笑:「好姊姊,什麼都不用说了???」

木兰花逆来顺受,因為同样的情形,同一个人在几年前也同样的对她如此对待,因為她知道目前只能等待时机。因為只要一天有〝淫药〞的癮,一天就不能摆脱张言德的控制。此时所能做的,就是好好服侍张言德,并且好好的顺从他???為了表妹及卫斯理,也為了自已已经淫荡的身体。

大团结高义木兰花拿起酒,先搓揉下体的嫩穴几下,将酒倒入自已夹紧的双腿之间那根部的三角地带,并将身体拱起,把下体上的酒凑近沉姓毒梟的脸上。

木兰花闷哼著,同时前后受到肉棒的撞击。木兰花眉头微皱轻轻呻吟著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惹恼了张言德,引起他的不高兴,也只有默默承受任由他摆佈。

木兰花刻意摆动身体,令胸前的奶子起伏跳动,并用言语诱惑他们:「哈哈,来啊!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你们〝干〞!」

木兰花看著他们两人的争持,知道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搞不好那胖子一气之下会对白素作出变态的举动,例如酒瓶、蜡烛什麼的。

木兰花看著白素的奶子说:「妳自己还不是一样,乳头胀的像葡萄一样。」但是木兰花还在高潮中,声音怪怪的。

木兰花看到白素如此受人糟蹋,心中愧疚不已。再怎麼说造成现在这种情况,多少自已也有些责任。木兰花将视情况决定,帮助白素少受些凌辱???

木兰花经过张言德的洗礼之后,性爱的技巧变的纯熟很多。她将沉姓毒梟与胖子的肉棒舔的相当仔细,无论是龟头、马眼、精囊,甚至於是他们的屁眼,木兰花都很用心、温柔的运用舌头、双手来服恃。沉姓毒梟与胖子两人在木兰花如此细心的套弄及淫药的催动之下,舒服的嗯啊乱叫,尤其是胖子更是痛快。

木兰花尽可能的和胖子贴近,他的抽送需要一些缓衝空间,那缓衝空间刚好让木兰花和胖子一同低头欣赏正在激烈交媾中的性器。

木兰花接著说:「但这种药的潜伏性很强不容易根治,而且发起癮来会很难受,因此??因此必须不断的让身体汲取男人的??精??精液,直到自己能够控制自己的性慾為止???」

木兰花娇哼一声,在体内滚动的爱液渲泄而出。

木兰花娇喘的说:「哈哈!追到我了,你们赢了!来,把〝大鸡巴〞给我,让我為你们服务吧!」

木兰花见时机已经成熟,转头向胖子说:「白素那女人现在像死鱼一样,玩她哪有什麼乐趣?还是让我来為你服务吧,我的主人!」

木兰花见计划成功的将他们引离白素,也不太捉弄他们,故意跌倒在地上让他们追上自已。

木兰花见到地板上的毛巾湿了一大块,也许是汗水混合了爱液吧,屁股和大腿也都湿了,木兰花不禁又用指头揉著自已的阴蒂还插进去挖两下,高潮的感觉还没结束就停下来,心裡怪怪的好不舒服。

木兰花见到白素如此遭遇,心中气愤极了,但自己的身体就是不听话、自然而然的走向张言德,跪卧在他的面前。

木兰花极力的摆动头部,秀髮纷乱,上下吸舔,嘴中的舌头紧紧缠绕住龟头,像是怕它跑掉一般。

木兰花激烈的摆动,香汗淋漓、陶醉不已。

木兰花回答:「关於这种药剂,我也曾经委託国际缉毒组的药剂研究单位研究以找出解药。但淫药的成分实在太过复杂,有一点类似云南的蛊术一样,药方都是由施药者自行调配,运用哪些材料、药物,只有本人最清楚。大团结高义木兰花和白素开始强忍著淫药的袭击,但药力之强烈超乎想像,使得她们俩脸颊泛红,口乾舌燥,全身渐渐无力,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木兰花和白素互相的笑了一下,木兰花继续说到:「但是这药物有一种后遗症,渐渐地连当地人都不使用这种草药了。」

木兰花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沉姓毒梟以為是因為我的缘故而导致现在香港的毒品市场大失血,一蹶不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第二十八年春txt

微微一晓

万渣朝凰漫画免费下拉式古风漫画

灵魂跳跃

深夜霸宠 调教小娇妻

王安宁

男男缠绵

梅枝细雪

我成了宿敌的omega

荣誉与忠诚

调教贱奴

蜜汁扣肉
本页面更新于2022-09-09 21:48

澳门太阳集团娱乐场|澳门太阳集团娱乐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